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元太祖自助餐不一样的晚年生活方式 不同养老模式-云托智慧养老平台

不一样的晚年生活方式 不同养老模式-云托智慧养老平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每个生命都会渐渐老去,如何养老,是关系着每个家庭、每个人的大问题谢腾飞。随着“全面放开二孩”、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等政策出台,养老又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热点。不少人发愁:跟儿女一起住,孩子经济压力大,自己照顾一家老小也很累;进养老院吧,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私立养老院又太贵;倒是新兴的社区养老渐渐成为新宠,可是服务跟得上吗?当各种各样的养老模式走进人们的视野,哪一种才是最佳的选择?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走进家庭、社区养老院,深究每一种养老模式,希望每个人年老之时都有“炉火旁打盹儿、回忆青春”的休闲时刻。一家生活起居全靠她一个人物:李桂香年龄:62岁养老方式:和儿子同住养老成本:2000元/月早上9点,家住浦口旭日上城的李桂香(化名),已经逛完菜场,拎着一兜豆角回来了。因为天冷,她戴着帽子,裹着灰大衣。虽然穿得多,动作却很利索。“今天晚了李长进!平时送完孩子上学,回来路上,菜就顺便买回来了。今天周六,孙子不上学,所以出门晚了。一会儿还得忙着洗衣服呢!”比起刚来时候的不适应,李桂香现在已经能把每天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有滋有味。早上六点起床。赶在儿子儿媳上班前,把早饭端上桌。忙完了儿子儿媳,就是送孙子上学旺苍中学。“学校离家不远。我现在年纪大了,走路慢,但是二十分钟也就到了,路上还可以聊聊天。”作业带了没、中午想吃什么、天气冷快把帽子戴上……对于唯一的孙子,李桂香很上心。忙碌的上午过去,下午就会清闲些。“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叫上几个认识的老邻居,一起到附近的棋牌室,打打牌,放松一下。”“我跟老伴儿以前在溧水农村种地,后来年纪大了,孩子不放心,舍不得我们干活。恰巧媳妇生了孩子,也需要人照顾,我们就从农村搬过来了。”李桂香表示,一晃已经跟儿子儿媳住了十年。“现在一家老小,吃喝穿住都离不开我。”老人言语间透着自豪,能为孩子们出份力,显得很开心。“儿子媳妇也很孝顺,吃的穿的都想着我们老两口。我没有什么退休工资,儿子每个月还给钱,除了贴补家用,还有部分给我零花。比起以前还在农村,每天巴望着儿子回来看我们,现在能天天和儿子住在一起,我这心里头就开心杨茂之。”李桂香表示,就是有个小毛小病,儿子车一开,就去医院了,方便得很。尝到了和儿子一起住的甜头晋文源,老人直表示,以后就算老了动不了,也想呆在家里。“反正我就这一个儿子,肯定是要和他一起住的。实在不行,可以请个护工回来照顾,还是家里方便些。”
钱蕙珍老人居家养老,社区服务人员送饭上门
一个人住惬意但也寂寞人物:钱蕙珍年龄:82岁养老方式:一个人在家住养老成本:3000元/月和忙碌的李阿姨不同,家住西家大塘的钱蕙珍生活要悠闲得多。中午11点半,钱蕙珍正坐在客厅里,戴着老花镜,一边看报纸一边晒太阳。“我在社区的养老中心订了饭,每天一顿,中午就会给我送过来。”钱蕙珍说年纪大了,吃得少,拿到饭会分出一些留到晚上吃。钱蕙珍有四个子女,儿子在深圳定居,三个女儿在南京阿发狗。可是钱蕙珍却谁家也不去,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老人嘛,跟儿子女儿住一起,那你肯定是要帮忙的,我从小就不会做家务,住在一起,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他们要花时间来照顾我。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一个人住更自由。”事实上,因为担心母亲,孩子们曾试图把钱蕙珍接到自己家里住,但是钱蕙珍总觉得有些拘束,“毕竟不是我自己家,女儿还好,女婿们都是客客气气的,外孙女也觉得我跟她一间屋子睡别扭得很。”不顾女儿的劝说,钱蕙珍搬回了老房子。现在一个人住,钱蕙珍过得很舒心,“请了钟点工每天过来打扫卫生洗衣服,我不用动手了。还订了饭,我也省事儿。”虽然没有住一起,孩子们也很孝顺,“儿子出差的时候会过来看我,二女儿固定每个星期六都过来,帮我拿药、取钱、买些其他的东西,小女儿负责带我去医院看病。”因为腿脚不好,钱蕙珍现在很少下楼,“也挺想出去转转的,但是没有人陪,孩子们都要上班也没有时间。”一个人住虽然很自由,钱蕙珍还是有些担心。“最怕生病了,尤其是晚上生病。”钱蕙珍说,女儿家住得比较远,如果是白天,还可以喊邻居来帮忙,万一晚上出了事情,都找不到人。

中国人习惯把幸福寄托在老年与养老的质量上
社区养老离家近又自由人物:刘成军年龄:80岁养老方式:社区养老中心养老成本:3000元/月上午9点多,在玄武区台城花园的社区邻里中心,刘成军(化名)穿着灰色的大衣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正在看电视新闻。老人怕冷,屋里开着空调,呼呼的热风吹着,暖和得很。“我以前跟儿子住过一段时间,生活习惯合不来。而且孙女也大了,住在一起不方便。”来之前,刘成军看过几家养老院,可是大一点的养老院“一床难求”,有的不是太远就是太贵。“八卦洲倒是有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但是交通不方便,晚了就没车了。”刘成军表示,自己也不愿意离儿子太远,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看来看去,刘成军想到了单位附近的社区养老中心,这里有专人照顾,不用麻烦儿子一家;距离也不远,离儿子家就半小时的车程,孩子们来看自己也方便;就在自己的老单位附近,周围还有很多熟人。于是,去年4月份,刘成军搬进了社区养老中心。“这里非常好,我都来了一年多了,有人专门给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到时间自己去食堂打饭吃就行。每个星期都有健康检查,生病了还会带着你去医院看病。”住在这里,刘成军的生活很规律。“这边空气要好得多。”刘成军表示,以前周边都是小区、超市和菜场,环境嘈杂,睡也睡不好,现在就不用担心了。刘成军喜欢早睡早起,之前跟儿子一起住总担心早起会打扰到他们,现在好了,每天5点就起床了,早上吃完饭去看看报纸,天气好的时候去玄武湖散散步。午休结束,刘成军就到社区的活动中心,找几个老朋友聊聊天。退休之前,刘成军就在养老中心附近的单位上班,这里有很多认识的人,“儿子也不错,每个星期都来看我两三次,赶上孙女放假也会来,带些水果、营养品。”刘成军表示,这样有了自己的空间,生活上又有人照顾,孩子又能经常来看,三全其美。
医养融合,养老新模式
医养融合医护24小时照顾人物:薛有才年龄:78岁养老方式:医养融合机构养老成本:4000元/月昨天,薛有才从“泰乐城优养全护之家”的护理中心转到了居养中心。两个女儿都到了,脸上挂着笑,帮老人“搬家”。紧挨着这个养老机构的,就是建邺区滨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两家是合作关系。而“泰乐城”也有自己的医疗团队,也是医保定点机构。四层楼的养老机构,每层设有护士站,全院24小时有医生、护士、护工为病人服务。“老爷子是高血压、高血糖,又有老年痴呆,要挂五个门慢水虎蟒鱼。我妈也是糖尿病,身体也不大好。”老人的二女儿表示,今年4月份老爷子突发脑梗,当场昏迷,送进了医院。柴鸥“在医院治了两个月,人才清醒过来。”治疗结束,就面临着出院,回家康复问题,谁来照顾老爷子成了难题。“当时人是好转了,但是只能卧床,完全不能自理。我妈只能搞搞自己,照顾不了别人。我们三个,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请护工又不放心,就把老人送到了这儿。”“刚开始来不适应,觉得什么都要管着我,不自由,但是现在让我回去都不回去,这里有人烧饭,还有暖气,上下都有电梯也不用爬楼梯了。”薛爷爷显然对这儿的生活很满意。更重要的是,身体上哪儿不舒服,马上就有医生来看。“我刚来的时候,护工24小时看护我。帮我洗澡、搞卫生、大小便,抱来抱去的。每天到时间还推我去理疗。”老人指指自己的右手,上面还贴着膏药。“生病之后,我这手使不上劲,握拳握不起来。康复师就帮我推拿,腿走路走不起来,也帮我训练。”薛爷爷表示,经过康复治疗,一开始只能坐起来,后来能拄着拐杖走路,现在已经连拐杖也不需要了。康复好转后,薛有才转到了养老区域。“每天饭前,医生护士还要查岗,测血糖。”老爷子表示,自己每天要打三次门冬胰岛素,都是医生来。“老伴儿觉得这儿不错,也要住进来了。以后我们就在这儿养老了,生活全护理,挺好高桥光!”
社会福利院“一床难求”
做操、唱歌、旅游多了好多兄弟姐妹人物:阮玉兰年龄:87岁养老方式:社会福利院养老成本:2500元/月“联欢晚会想好唱什么了吗?”“阮老师,来一个!”……在鼓楼区社会福利院二楼的活动室,还没走近单田方,就听见了老人的笑声。身材不高的阮奶奶,毫不怯场地站了出来。一亮嗓子,标准的普通话,洪亮的嗓音,就把大家镇住了。“我这一生就是爱热闹,喜欢交朋友,不然当时也不会主动要求住到福利院来。”阮玉兰年轻时候是南大附中的语文老师,56岁离休,闲不住又在外面当了两年老师。“当时我先生也离休了,我们俩参加了鼓楼区老干部的合唱团,每个礼拜唱一次,唱了十年。平时没事儿就到清凉山去锻炼,时不时回学校和老同事下下棋。”而那时候,阮玉兰就开始琢磨,搬到福利院来。“当时谁家老人去福利院,那就是子女不孝顺的表现。孩子们也强烈反对,不过我想法比较超前,就觉得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元太祖自助餐,而且孩子们也能来看我。”后来,阮奶奶的先生去世,她愈发坚定了到福利院生活的决心。“先生去世后,搬去和女儿一起住。每天他们一上班,就我一个人,对着一个空落落的大房子,没有人说话,特别寂寞。后来院子里的一起玩的老伙计也搬家了,我实在憋不住,强烈要求搬到了福利院。”谈起搬来的那一天遵义万维网,老人说,自己是高高兴兴来的。“到这儿,我身体还比以前好。按时吃饭、按时锻炼,每天都有活动,我才像活过来了。”每天早上,阮奶奶要去院子里做半个小时中老年回春保健操,然后吃早饭。“上午就看看报纸、看电视,经常有大学生志愿者来做服务,还有医生讲座,丰富得很。”到了下午,老人表示,每周一、三是合唱团训练的日子,平时就打打小牌。“无聊了,还可以申请到外面转两圈。每年还带我们出去旅游。今年春天就去高淳看菜花了。”阮奶奶说,在福利院完全没有脱离社会,比一个人闷在家里好多了。“每天干什么事儿,大家都是一起,蛮开心的,多了好多兄弟姐妹。”现在她已经“乐不思蜀”了!“孩子们每周都来看我,女儿前两天还问我,元旦、春节回不回家过节。我说,还要考虑考虑呢!”阮奶奶神气地表示,要是回家过节,就不能参与院里的联欢活动了。“我们合唱小组最近正在排春节联欢会,我今年准备上两个节目。女声独唱《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还有一个《沙家浜》,我一人分饰两角。”公办养老院好是好,但是一床难求。阮奶奶说,好多老伙计排队等着想进来,可是很难。观察居家养老是主流多种养老方式全面开花,最适合老人的养老方式是什么?还是居家养老。让老人在家里面安度晚年,由社会组织或机构将服务或需求送上门。这也能够解决大机构“一床难求”的问题。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南京60岁以上户籍老人突破125万人,约占全市户籍人口的23%孙羽幽,“空巢”老人的生活照料问题愈加显现。为此,国家确立了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发展方向。“让老人在家里养老,首先要有保障,需要有人来助医、助浴、助急等。”南京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此,南京要求每个社区无偿提供40%以上的服务用房,招聘专业化的养老组织运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降低运营成本,为所有老人服务。截止到今年4月,南京已有547个民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183个市3A级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每个街道至少有一家3A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我们统计过,这些居家养老中心最主要的,还是解决老人吃饭问题,占了八成以上。”为了让老人在家住得安心,对老人也有补贴彭州人才网。“针对老人最迫切的吃饭问题,南京为五类老人每餐补贴2元,为75周岁以上的老人每餐补贴1元。助餐组织达到一定规模,也有3万-10万元不等的补贴。”同时针对所有失能、半失能的低保、五保、失独等五类困难老人,还享受服务补贴。然而,目前老人与居家养老服务人员的比例上仍很小。不少小区面临着,数十名老人只对应一名工作人员的现状。“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发展志愿者,让老人互助,让邻里互助,让小老人帮助老老人,让年轻人与老人结对,壮大志愿者队伍,确保每名老人的安全。同时,另一方面,社区工作人员毕竟有限,我们也会进一步吸引第三方组织、民间力量进驻社区,让他们有针对性地为老人服务。”该负责人表示。而南京也拟计划在新小区划分养老用地,更好地为老人服务。中国人有个价值观——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人们会把幸福寄托在老年与养老的质量上。老无所依、老了不受尊重是不幸福的;没有子孙满堂是不幸福的;叫我老王而不叫我“王老”是不幸福的。少年吃苦是为了老了的尊重与回报,这是别人看你的幸福感。2014年末,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2.1亿,65岁以上老年人达到1.35亿,这给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重大影响。养老服务需要转型,发展结构需要调整,2015年十分关键。如何在老了以后生活得幸福有尊严,是个大问题。
打造养老行业第一服务品牌
致力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价值最大化

长按-识别-关注
微信ID:yuntuodev
www.yuntuodev.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