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余额宝转支付宝要多久不可描述!女学生白天忙学业,晚上还要以身喂狼.....-女神读

不可描述!女学生白天忙学业,晚上还要以身喂狼.....-女神读


余清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励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励东耿封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一边听着歌一边狂虐高数,听到余清微跟她讲话就答了一句:“你说什么?”
因为戴着耳机她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大,直到发现众人抛过来的鄙视的目光她才把耳机拿了下来,然后翻着白眼把那些八卦的目光一一顶了回去。
余清微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犹豫了一下之后她又补充到:“也许,明早的晨读我也不来了,找个人帮我点个到。”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清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齐国远,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清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清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余清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清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清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寒天粉?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清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清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清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庄子故事两则,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蒲提。
余清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清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
“励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清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励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励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果壳里的城,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清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励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
余清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易才网。”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励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陈励东鼻腔里哼出一声,没理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清微这么一号人。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励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清微说话的。
余清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励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励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励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励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励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精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励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连他在的时候他们都敢这样对她,可见他不在的时候她必定受了不少欺负。
可那个女人倔强的可怕,就算这样也不肯低头。
他冷哼一声:“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陈夫人不免有些讪讪:“没人把她当佣人,是她自己……”
“好了,”陈司令突然出声打断,“把她叫过来,话多。”
陈夫人立刻收了声,这时陈寒雪也反应过来陈励东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了,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起身去把余清微给叫了出来,让她坐到了陈励东旁边,而自己坐到了陈夫人旁边。
余清微本来是故意躲到厨房去的,因为她总觉得陈励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可这下被人叫了出来还坐到了他旁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钉住,背脊挺的直直的。
偏偏陈寒雪还刻意说:“老二,余额宝转支付宝要多久你可瞧仔细了,我们可没虐待你媳妇,还帮你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然后陈励东的眼神就正大光明的落到了余清微身上。
余清微眼角抽了抽,脸上笑着,可是眼底的神色并没有多大改变。
“小微,我们老二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陈寒雪看着余清微别有意味的笑着。
余清微故作羞涩的帮陈励东夹了一块葱爆海参夸克星,然后也不说话,装没存在感这种事她最拿手了。
可是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陈寒雪有些得意有些夸张的说到:“亏我们家东子这么惦记你,你却连他不吃海参都不知道。”
余清微当然知道。陈家餐桌餐盘摆放也是有规律的,陈老爷子喜欢吃白色肉类,比如鱼鸡羊肉,所以这类菜一般放在他跟前。陈夫人喜食汤类,陈寒雪口味较杂,陈励东不怎么吃海鲜。所以这一盘海参是放在她面前的。
但是为了防止这夹菜行动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她故意给陈励东夹了海参。
闻言她故作惊讶的抬起眼,说到:“啊……我真的不清楚,大约是还没熟悉的缘故吧。”
他们结婚第一天夜里陈励东接到紧急任务就离开了,直到今天才回来,所以那个借口完全站的住脚。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这么说陈励东竟然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虽然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高深莫测。
余清微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跳着。
她记得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是她被逼嫁给了陈励东,那么这次……
陈寒雪又开口了:“那这次老二回来你可要仔细的留意他的生过起居,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余清微低头说了一声是,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她也没去在意陈励东到底有没有吃那块海参。
饭后陈励东和陈老司令上书房谈话去了。余清微被留下来接受陈夫人和陈寒雪暴风骤雨般的洗礼。
陈夫人端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寒雪坐在她右侧的小沙发上,颐指气使的看着余清微,仿佛余清微就是她们脚下的泥,可以任意践踏。
陈夫人一边喝着燕窝一边拿眼角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清微,然后皱眉说到:“真是穷人家出身,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陈寒雪翻着白眼说到:“还不快坐下,要不然待会儿东子出来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片翼之鸟,他哪知道你就会见天儿的装可怜。”
余清微强忍着想要掉头逃跑的欲望挪动着脚步乖乖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中却想起她上次因为没得到允许就坐了下来结果被她们联手教训的事,不免有些疲惫,想到还在霍家的妈妈又不得不兀自强撑着。
陈夫人让管家老莫递了三页纸给余清微,然后说到:“这是励东一些生活起居方面要注意的事,你必须全部牢记在心里,下次再出现今天这种失误,我饶不了你卡那瓦罗。”
陈夫人说完陈寒雪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她起来,余清微一言不发的听着。
他们满腹牢骚对她不满可又哪里知道她心里只怕比他们更不愿意呢?只因为他儿子的一句喜欢她就要变成一个十九岁的新娘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励东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楼下滔滔不绝的陈寒雪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快。
“大姐你没事就早点回家吧,要不让姐夫过来接你也行黄世勇。”
陈寒雪很怕她老公,听陈励东这么说立刻收了声。
陈励东走下楼梯,似乎无意之间站到了余清微旁边,又说到:“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他站在这里一副不想走的样子,陈夫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挥了挥手说到:“没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励东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妈你也早点睡。”
说完长腿一迈就走了。余清微急忙跟了上去。
陈寒雪忍不住低声抱怨:“这才几点就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陈夫人皱眉:“你没看出来他是来救他媳妇儿的吗?”
“啊张睿恩?”陈寒雪有些诧异。
陈夫人哼了一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果然没错。励东从一回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那小媳妇儿,为了帮她解围竟然连海参都吃了。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爬到我头上来了。”
陈励东和余清微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去。
看着陈励东宽阔结实的后背余清微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抖,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她不知道回到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陈励东会对她做些什么。
鼻尖依稀传来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和那个夜晚一模一样。
不好的记忆袭来,她的脚步顿了顿,忍不住想冲下楼去,可是才一转身就又对上了陈夫人和陈寒雪的眼睛,她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压抑不住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让她觉得格外的窒息。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陈励东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进了房间。
余清微僵在那里,明明知道再不进去他会生气腿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时陈寒雪不知听陈夫人说了什么竟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庞晓杰
余清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抱着书包的双臂紧了紧,然后咬牙低头冲进了卧室。
卧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惊动了里面那个正在脱衣服的高大男人。
陈励东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悸的余清微,宽厚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膛就那样毫无遮掩的撞进了余清微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男性阳刚的味道,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劲瘦的腰身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虽然下半身还穿着长裤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材比例是多么的完美。
因为解开了裤扣,所以他的长裤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部,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出现在了余清微的视里,再往下是一团不明物的鼓起。
余清微先是呆了一呆,她长这么大连公共游泳池都没去过,所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在反应过来之后尖叫一声转身就想打开门逃跑。
可是陈励东反应比她迅速动作比她敏捷三两步就冲上前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横在她肩膀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耳朵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余清微见陈励东裸着上半身朝自己冲了过来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
陈励东手劲大,余清微的挣扎根本是无用功。
他玩儿似的制住她然后垂眼问到:“你叫什么?”
余清微唔唔的叫着,莹白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她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害怕的盯着陈励东,双腿一阵乱踢在门上发出砰砰的撞击声。
陈励东眯眼看她,缓缓的低头靠近。
这时躲在门外偷听的陈寒雪突然红了脸,没敢再多听转身跑下楼向陈夫人告密去了。
“妈你说的果然没错啊,余清微她就是个狐狸精,励东这才回来就把他勾到床上去了。”
陈夫人一惊噬鬼录,连忙问到:“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寒雪立刻夸张的说到:“那还有假,我听那动静可大了。年轻人就是体力好。”
陈夫人眉间闪过一丝忧虑,她担心的是陈励东对余清微这么上心恐怕会惯坏她让她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数字广大。
不行,明天还得找机会再敲打敲打她。
听到外面没了动静,陈励东这才放松了对余清微的控制。
只是他才刚一直起身子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朝他下腹袭来,出于本能他立刻伸手擒住,正要趁势用力一掰就听到了余清微的闷哼声,他不由得放缓了力道,改为向下压去莜面凉皮。
可是余清微的身高和他差了二十多公分,这么一压直接就把手压到了那团鼓起上面。
时间有一瞬间的停留,空气就在那一瞬间凝滞。
余清微的目光向下移去发密宝,呆呆的看着手心下那仿佛还在跳动的……不明物体。
她的手摸过古筝摸过琵琶可就是没摸过这种东西,好可怕!
不光是她,连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的首长大人此刻也不由得大脑当机,不过三秒钟之后他立刻斩钉截铁的说到:“你在勾引我!”
余清微立刻抽回手慌张的喊到:“我没有,我不是……我……我那个……”
她眼神游移根本不敢看他,手心却像是握了一块烙铁一样,又烫又痛。
天知道,她刚刚只是气愤的想推开他而已阿潼作品集,可是她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身为军人的首长反应比她要敏捷的多。
余清微那慌张的小模样在陈励东眼里就变成了心虚的辩解,他板着脸像训斥新兵一样严厉的说到:“不许顶嘴,给我贴着墙根站着!”
余清微一脸委屈,却不得不服从命令。
陈励东对她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站好,双脚并拢抬头挺胸收腹。”
余清微咬唇,发狠似的站的笔直,就为了不被他鄙视。
陈励东背着手在她面前踱步,五六分钟之后才开口说到:“知道我为什么罚你吗陈孝萱?”
余清微心想,知道,因为你变态。
陈励东冷声说到:“以后我问你问题要立刻回答,不许不回答也不许慢回答,听到没有。”
“听到了。”余清微立刻答到。
“声音太小再说一遍。”
“听到了!!!”余清微委屈的都要哭了,她又不是他的兵,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嗯,很好。”陈励东终于满意了,又开始来来回回的踱步。
过了一会儿他背对着余清微,像是下了很大决定似的说到:“以后你要摸我或者勾引我就事先说一声,千万不要搞什么偷袭,你知不知道刚刚你的手差点就断了。”
余清微的脸迅速染上一抹殷红,她有些羞愤的嚷到:“谁……谁要摸你了?”
陈励东才不听她那无力的辩解,依旧霸道的说到:“站好,我没说解散之前不许动。”
说完就当着余清微的面自顾自的脱下了军绿色的长裤,完美身材一览无余福禄小金刚。
接着他迈着结实修长的双腿进了浴室,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余清微却分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她站的地方正对着浴室的玻璃门,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陈励东在浴室里面所有的动作,他倒了洗发水在头上,涂了沐浴露在身上,揉搓一番之后出现了丰富的泡沫,他拿起花洒对着头部一顿猛冲,洗干净之后帅气的甩了甩头无赖神医,余清微依稀能够看见晶莹的水珠四处飞溅,古铜色的肌肤在眼前晃来晃去……
她吸了吸鼻子,从来没想过一个男人可以这么的性感魅惑。
她又吸了吸鼻子却感觉更多温热的东西在往外流淌。
她悄悄伸手一抹,雪白的手指上是一片艳丽的嫣红。
她竟然偷窥首长偷窥到流鼻血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查看未删减版本,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关键词: